[散文]憾事

憾 事 姜安华 我从小在利农机械厂家属大院里长大,入厂后从工人一级级升到厂长、党委书记,大院里的人都说在利农机械厂这一亩三分地里没有我办不成的事。但我从来不敢夸此海口,因为有一件很简单的小事,我想办而又无......

分享到:
发布时间 : 2010-07-12

????????????????????憾 事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姜安华
??? 我从小在利农机械厂家属大院里长大,入厂后从工人一级级升到厂长、党委书记,大院里的人都说在利农机械厂这一亩三分地里没有我办不成的事。但我从来不敢夸此海口,因为有一件很简单的小事,我想办而又无法办成,成了我终生的憾事。我老爸姜作洽,又名姜老红,生前参加过县农会,还参加过东北民主联军后勤部工作,几经辗转到了利农机械厂。
??? 1958年党号召大鸣大放帮助党整风,老爸放开了思想给领导提了不少意见,自以为表现很突出,又交了入党申请书。结果被告知,不把你当右派处理就已经很照顾你了,还想入党。1964年工厂进了“四清”工作队,老爸被抽调担任“四清”主审会计,担负着全厂财务的主审任务。“四清”结束,“四清”联合党委对财务审查工作非常满意,老爸受到通报表扬。“四清”工作队撤走,配合他工作的两名女助手都入了党,谁也说不清老爸为啥没入党,气得他吐了血,住了院。
??? 文革后期学小靳庄,全国成了大赛诗场。工厂在工人俱乐部举行千人赛诗会。老爸写了十几首诗,自制了一把小提琴,登台自报艺名姜老红,连拉带唱加朗诵,引起了全厂的轰动,从此姜老红在全厂出了名。他自以为这时他该入党了,可支部书记告诉他,现在重点是发展年轻党员,让他别灰心,继续努力。我老爸没灰心,他一个月写一份思想汇报,两个月写一份入党申请书。最后,他抱着一尺厚的入党申请书底稿离休回了家,还是没有入党。
??? 我当上厂长第二年。一天,政工部长找到我吞吞吐吐跟我说:“刚才,姜,姜会计找我了。”我一时没弄明白怎么回事,反问他:“谁,我爸?!他找你啥事?”政工部长把手中拿着的一个信封往我面前一举说:“老爷子来向我汇报思想,又交上来一份入党申请书。”我一听是这么件小事儿放了心,顺口说:“他不送到退委会怎么直接送你这儿来了,这老头真是越来越怪了。”政工部长迟疑了一下,向前走了一步说:“厂长,我找你是想听听你的想法,这事你想办还是不想办?州委文件虽然规定六十岁以上的人入党必须报州委批,如果你想办,我去州委组织部找找关系,这事也可能办成。”这话让我反感,问我想不想办,办!我当然想办了,这事五十年前就该办了。但理智又告诉我这事不能办。工作四十多年没入党,现在离休了,啥事不干了,反倒入党了,凭啥呀?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:“把申请书给我吧,这事儿不用你管了,我回去处理。”
??? 老爸越来越老,入党的心愿越来越强烈。我每次回家看他,他都要跟我磨叨这事,入党已成了他一块心病。2007年春节,全家团聚,儿孙满堂又勾起了他的心事,酒桌上他说:“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没入党,恐怕到死我也闭不上眼睛了。”这话让欢乐的气氛瞬间凝固了,一时谁都不知怎么接这个话。机灵的小弟灵机一动说:“老爸你要入党这好办,现在咱家有七个党员,咱成立个临时党支部,马上就通过你入党。”妹夫趁机说:“我来当党支部书记,姜老红同志,说说你为什么要申请入党?”我们都止住了笑看着老爸,他假戏真做认真地说:“入党是我一生的追求,我一生踏踏实实为党工作。当了一辈子会计没差过一分钱,没错过一次帐,我心里早就入党了……”瞬间我眼里火辣辣的,这戏不能再演下去了,再演下去我非得泪流满面不可。我打断老爸的话说:“老爸,你心里入党了就是真入党了,来,大家举杯为老爸入党,干杯!”我一扬脖把一杯酒连同满眼的热泪一口倒进肚里。
??? 十月末,老爸病危。最后他从昏迷中醒来,两眼放光。我知道他最后的时刻到了,我把头抵到他脸前,只听他艰难地说:“安华,我,我要走了。”我强忍住泪说:“爸,有什么话你就说吧。”只见他两眼瞪着,眼神是那种令人绝望的无助和茫然。我就在他眼前,但那眼神并没有看着我,而是茫然地飘向远方。他的声音已变得很轻很轻,我趴到他嘴边才听到他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,我,入党……”我眼中的泪像决堤的水冲了出来。
??? (作者系原3303工厂厂长)

?

分享到:

网站制作:敦化新闻网???? 网站制作联系电话:15204335888
地????址:敦化市广播电影电视管理局新闻网 ????吉ICP备09004362号

[网站管理]